逃离式前进_搜狐旅游_搜狐网

设计理论 急速飞驰 浏览

小编:苏联的艺术,尤其是绘画及建筑艺术,在现代运动中始终占据着不可忽视的地位。如果没有 Konstantin Melnikov、Ivan Leonidov、Vesnin brothers 这些1920年代苏联建筑先驱们,那么20世纪的建筑设计

  苏联的艺术,尤其是绘画及建筑艺术,在现代运动中始终占据着不可忽视的地位。如果没有 Konstantin Melnikov、Ivan Leonidov、Vesnin brothers 这些1920年代苏联建筑先驱们,那么20世纪的建筑设计纪年便不会完整。然而,其后几十年内,这些伟大的苏联作品逐渐被人们遗忘,直到70年代才重新被人们所提起。1970年,意大利威尼斯建筑大学举办了一场由 Manfredo Tafuri 主持,有关苏联1917-1937年间建构主义建筑的研讨会,期间,会议探讨了荷兰建筑与苏联建筑之间的密切关系。Tafuri更是在两年之后的 MOMA 展上重申:任何先锋建筑团体,如 Archizoom 或 Superstudio,都有鲜明的20年代苏联建筑特性。

  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对苏联构成主义的迷恋几乎众所周知,苏联先锋艺术在建筑中的表达甚至是促其成为建筑师的主要原因,苏联建筑师 Ivan Leonidov 的影响在他不少建筑作品中都有体现。在虚构小说《游泳池的故事》(the story of the pool,1977)中,他描写了一群来自1923年的苏联构成主义建筑师,使用一座漂浮的游泳池,成功出逃至1976年的纽约。游泳池的原型则是标志性苏联建构主义建筑 Narkomfin Building。

  正因为这样,研究库哈斯近年在俄罗斯的几个文化项目,为探索苏联艺术和建筑开辟了新的视角。无论是圣彼得堡冬宫博物馆的扩建方案,莫斯科车库博物馆的改建,还是最新的新特列季亚科夫建筑项目,库哈斯舍弃了以往的标新立异,以相对保守的设计策略,在现代主义设计理论和苏联时代特色建筑中找到平衡。

  冬宫艺术与文化博物馆位于俄罗斯圣彼得堡,始建于1764年。该博物馆的前身是一座宫殿,用以收藏俄罗斯帝国叶卡捷琳娜女皇从柏林带来的大批艺术收藏品。博物馆自1852年开始向公众开放。其后,随着其藏品的增加,场馆经历过多次扩建。原总参谋部大楼被纳入博物馆建筑群,将场馆内可使用的房间数从1200增长至2000。 除了建筑本身以外,OMA 还需要对馆内分布于2000个展厅中的350万件藏品进行规划与设计。

  外国建筑师在俄罗斯工作极易引发民族主义情绪,因此很少有外国建筑师能够在俄罗斯有建成作品。由于库哈斯在圣彼得堡并不知名,OMA 提出了一个讨好当地民众的战略:在冬宫博物馆举办一场 OMA 近期作品展览。该展览不仅向当地民众介绍了 OMA 事务所,更对之后推进冬宫博物馆的设计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库哈斯及其团队提出了一种可以悄然将一个现代化的骨架塞入一个19世纪的表皮之下的策略。新的“骨架”将原有的两个中空庭院、一些废弃的楼梯间及办公室取而代之,使建筑内部成为一座内在的“核心博物馆”。它既为画廊提供了更为广阔的展厅,同时也对旧建筑中的动线加以调整,使其有了更为清晰的通道系统。所有这些内部的改建措施将不会对外部立面有任何的影响,当一个游客来到这里时,他从外部无法分辨自沙皇时代以来,这栋建筑有任何的变化。

  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成立于2008年,由著名商业人士和艺术收藏家 Dasha Zhukova 和 Roman Abramovich 创建,其宗旨是“为文化交流、新作品的制作及创意提供机会,并反映当前俄罗斯和国际文化的发展情况”。博物馆最初的选址是由前苏联建构主义建筑师康斯坦丁梅尔尼科夫于1926年在俄罗斯首都郊区设计的前 Bakhmetievsky 巴士车库。 2014年,该中心更名为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一年之后,就从莫斯科北部的这个半工业社区迁到市中心最喧闹的公共空间高尔基公园(Gorky Park),经由库哈斯极其团队改造设计后重新开放。

  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建筑体的前身是 Vremena Goda 餐厅,20世纪60年代,它曾是该地区最具人气的休闲场所之一。到 OMA 接手设计,这栋建筑已经荒废了二十多年。OMA 选择性地保留了一部分原有时代的建筑元素,如马赛克墙壁、瓷砖贴面及部分砖墙等,将这些元素嵌入到新的建筑材料及展览设施之中。这种措施所带来的结果是,在展览馆之外的建筑空间,如走廊、楼梯等处,太阳城娱乐城也悄然显露出建筑的历史痕迹。

  以展品内容作为博物馆建筑设计的灵感并不是一件前所未闻的事。2018年 OMA 新中标的新特列季亚科夫博物馆改造项目只是其中一例。特列季亚夫美术馆位于莫斯科,是目前为止世界上收藏俄罗斯绘画作品最多的博物馆。1856年由 Pavel Mikhailovich Tretyakov 创立,随后于1892年被捐献给国家,成为公立博物馆。馆藏包含了一系列重要的俄罗斯艺术品,除了卡济米尔·马列维奇(Kazimir Malevich)、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马克·查加尔(Marc Chagall),还有其他艺术家如Aleksandr Deyneka和维拉·穆希娜(Vera Mukhina)的杰作。OMA 此次的设计无疑非常讨巧地借鉴了以马列维奇为代表的至上主义色彩与构成方式。

  如今的库哈斯已经年近耄耋,是当代建筑的带领者。然而,他却对大多数的新事物感到非常失望。“令人作呕的当代建筑硬要在那些已具备自身独特气质的空间之上附以巨大的玻璃制品。” OMA 此次的文化建筑改造三部曲是建筑师库哈斯的一次呼吁,号召建筑师克制建筑改造设计中的滥用行为。

当前网址:http://www.builder.org.cn/experience/theory/2018/1014/975.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