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正在看这样的机会

科技 急速飞驰 浏览

小编:从GMIC 2018大会的会场出来,进入凤凰网科技的采访间坐下之后,一览科技CEO罗江春的助手给他递上了一杯咖啡。 从GMIC 2018大会的会场出来,进入凤凰网科技的采访间坐下之后,一览科技

  从GMIC 2018大会的会场出来,进入凤凰网科技的采访间坐下之后,一览科技CEO罗江春的助手给他递上了一杯咖啡。

  从GMIC 2018大会的会场出来,进入凤凰网科技的采访间坐下之后,一览科技CEO罗江春的助手给他递上了一杯咖啡。“习惯喝咖啡了,平时没有咖啡都睡不着。”这种常识的极大反差,就像他原来创建了风行主打长视频,而现在则是推出好兔视频做短视频。

  “长视频是很好的业务,但不是为互联网而生。”罗江春说,长视频的主要收入由版权分销、广告和会员等构成,这与电视台时期的收入模式并无二致。在长视频领域,中国目前的三大平台是腾讯视频、爱奇艺和优酷,但是他们在短视频领域做得并不出色。相反,抖音、快手在短视频领域占山为王。

  对于长视频和短视频的矛盾,罗江春认为这是必然存在的。“我们可以看到,做得好长视频的做不好短视频,做得好短视频的做不了长视频。”和长视频花费大量的版权和带宽费用不同,短视频并不拼钱,用户即是生产者的模式,保证大量的短视频内容被源源不断产生。

  当然,短视频也不缺PGC内容。好兔视频主要做的是知识和技能培训型的短视频内容,这就需要专业的视频生产者。“短视频领域,目前大家熟悉的都是主打娱乐的抖音和快手。”罗江春表示,他看好知识和技能培训类的短视频的传播力,因为这些视频内容可以满足用户的求知欲,并且拥有比图文更好的表现形式,提升学习效率。

  但是短视频和长视频相比较也有很明显的劣势,比如变现。短视频内容并没有大规模广告和版权售卖的可能。以好兔视频为例子,平台以2-4分钟时长的内容为主,那么如果加入广告,用户的体验效果就会很差。而短视频的制作门槛,注定无法形成真正的版权。

  “知识付费是一条路。”罗江春告诉凤凰网科技,好兔视频的知识和技能培训内容在内容付费上有很大的空间。但是一览科技目前仅成立一年的时间,各种变现模式都在进行探索。据罗江春介绍,信息流广告、信息类广告、推荐类广告以及为电商导流获得分成等,都是他们考虑的。

  针对新兴的技术和领域,好兔视频会建立频道来进行知识的普及。比如在如今区块链大热的背景下,好兔视频上线了区块链频道,通过短视频的形式为用户提供区块链知识的普及。“我们和火币合作了一个区块链100问的栏目,是挺好的内容。”罗江春说。

  针对不同层次的用户,一览科技通过技术进行精准分发。太阳城娱乐城比如在一二线城市,可能用户更加关注理财、新技术等知识;而在三四线城市,用户会更加关注贴近生活类的知识,比如煤气灶怎么维修、煤气罐怎么拧、水果怎么种等。

  当然,一览科技并不是局限于好兔视频进行知识和技能的培训。“我们在小程序也有布局。”一览科技希望能把知识和技能培训变成游戏,保证用户能在获得知识的同时,不丢失趣味性。比如,2018年初他们就上线了一致直播答题的小程序,用户可以在游戏中获得知识的积累。

  未来,一览科技计划将线上的培训内容延伸到线下。“我们正在看这样的机会,知识和技能可以连接内容,也可以连接消费者。”罗江春说。

当前网址:http://www.builder.org.cn/a/keji/1320.html

 
你可能喜欢的: